第 3 章(2 / 2)

珠都快瞪出来了:“你是什么时候还会做这些木工活儿了?还有你的木头从哪里来的,别说是你从山上砍的,你拉的动吗?”

宁烟顿了顿,注意到站在堂屋门口的萧似槿,连忙表示不是她一个人做的,萧似槿也帮了忙。

宁猎户还是不太相信,他女儿一夜之间就懂得这些。

宁烟只好扯了个理由,说她前几日夜里做梦,有神仙入梦教了她这些技巧,她觉得这是上天的暗示,要她以后走这条道路。讲的口干舌燥,将宁猎户说的一愣一愣的,终于没再继续问了。

萧似槿看着宁烟在那东扯西扯忽悠人,嘴角往上翘了翘。

晚上,为了犒劳一家人的辛勤劳动,宁猎户特意将一只野鸡杀了,交给宁烟炒了。

宁烟不负所望,炒了碗鸡肉,还有一碗辣椒炒猪肉,一个青菜,一碗鸡蛋汤,非常的丰盛。

三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今天的菜都是胃口大开,每人都吃了两大碗米饭。

吃饱喝足,宁猎户才问起宁烟:“以后你是想做这种卖木质家具的生意?这可是很不容易的,萧公子总是要走的,帮不了你几天。”

宁烟笑起来眯着眼睛回他:“爹,你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的,要是实在顾不来,我可以雇人呀。而且这不是还有爹你嘛,打猎终究还是有危险,若是我的生意可行,爹还能来帮我的忙。”

宁猎户看她心意已决,只能点点头,支持他家丫头的决定。而萧似槿就在一旁听着,垂眸看着桌上碗筷,没有说话。

当晚宁烟一副殷勤至极的给她爹烧水倒水,试图让宁猎户也尝试一下她的大浴缸。

宁猎户靠在木质浴缸里,确实感觉比寻常木桶要舒服许多,退能伸直,还能斜靠着,非常舒服。他顿时明白这东西有市场,可以卖。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全家人就起床吃完早饭,宁猎户就去村长家将他家的牛车租了过来,他和萧似槿一起将浴桶搬了上去,用绳子绑劳,一趟只能拉六个浴桶,他们也不灰心,第一天还能不知道能卖出几个,说不定到时候还得拉回来。

宁猎户让宁烟他们两个将他昨天带回家的野兔和野鸡一同带上拿去镇上卖了。他就不跟过去了,牛车拉不了那么多人和货物。

宁烟两人赶在天大亮之前就到了镇上,赶到集市摆摊的地方,宁烟将野兔山鸡还有一个浴桶卸了下来,其余的留在牛车上。

她搬出家里带的板凳,拿了一条递给萧似槿,萧似槿接过她手里的板凳,缓缓坐下来,有点不适应地坐在板凳上,这对于他来说还是人生中第一次摆摊。

就这样,宁烟开口叫卖起来:“卖山货和浴桶咯,有新鲜活野兔和山鸡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萧似槿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看着周围的百姓纷纷看过来,他有些坐立不安,脸上开始冒热气。

一个大婶问宁烟:“老板,你这山鸡怎么卖?”

宁烟快速回道:“哎呦,这位婶子,你太有眼光了,山鸡六百文。”

那婶子立马砍价:“哎哟,太贵了,便宜点。五百文卖不卖?”

宁烟没答应:“婶子,你看看这山鸡,这么肥,好容易才打来的,不能再便宜了。”

两人你来我往交锋好几个回合,才终于以五百五十文成交。

那婶子买了鸡又看向浴桶,又好奇问道:“老板,你这是卖的什么?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宁烟眼睛一亮,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