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与学生(1 / 1)

虽说被哥哥教训了,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坂本出月仍然不死心,每天下午都要跑去哥哥的学校进行跟踪行为。

哥哥潇洒地做值日。

哥哥潇洒地打网球。

哥哥潇洒地走廊罚站。

举手投足都是,酷!更酷!泰酷辣!

不愧是哥哥(点头)

周末,坂本早早就回到家,中指推动的眼镜反射出诡异的光。

“怎么了哥哥……”坂本出月回家换好鞋子,有些疑惑为什么坂本今天没有在外面闲逛到晚上。

毕竟他可是连带着小学生走大半个市区白线都做得出来的男人啊。

疑惑中,她顺着沉默的哥哥面朝的方向看过去——

“啊——我的游戏!”

坂本出月脸色大变,她那还没有保存进度的游戏!

她那二周目重开的heCG!

坂本出月抓狂。

这也是你计划的一环吗,老哥。

……

【游戏启动中】

【玩家3513号,欢迎进入游戏。】

【正在为您读取游戏进度】

【正在为您读取游戏数据】

【读取成功】

【请问是否继续游戏】

【是】

冰冷的数据一闪而过,庞大而有规律的数字逐渐构成画面。

是玩家的游戏初始点,一个温暖可爱的暖黄色主调房间。

坂本出月眨眨眼,马上就慌张地去检查游戏进度。

果然,距离上次下线已经过了很久了。

她不悦地抿了抿唇。

可恶,这样下去不行的啊,明明是奔着打破奇怪的be诅咒来的,结果却这样松懈,果然失败不是没有原因的吧!

这时,她看到房间里多出来的白纸。

☆病历单:这是一张医院开出的证明,体质达到一定程度时有概率触发。

☆一张请假条:这是学校开出的请假条,体质过于脆弱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坂本出月眯了眯眼,展开请假条的具体简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嗯……

算算时间,大概是她退出游戏后几天的时间请的假。是人机太菜还是她太脆皮了?

但对于坂本出月来说到底是没有什么影响。

或者说,这对于极度追求游戏体验的坂本出月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毕竟谁也不会高兴人工智障帮自己按程序打自己用心经营过的号。

但是看这样子,这是在医院里躺了这么久?

坂本出月有些诧异。

体质5也太脆皮了吧,人机都打不下去了。

思考间,人已经穿上并盛中学的校服,走上已经烂熟于心的上学路线了。

“啊,是坂本同学啊。”

少年带着惊喜的声音打断了坂本出月的思绪,她抬头。

果然,是山本武。

“是山本同学啊。”坂本出月看着眼前的人,有些诧异。

毕竟当初两人最后一次谈话说不上愉快,山本武讨厌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现在他这是……没有对她的恶意?甚至能够毫无芥蒂地对她打招呼——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不能理解。

坂本出月垂眸。

“坂本同学的病有好转了吗?”山本武笑了笑,身上因为刚进行过训练而有一层薄薄的汗,透露着少年的朝气,“刚刚训练的时候就注意到坂本同学来学校了呢。”

“啊,因为想要快点来学校的原因。”坂本出月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反正我的身体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反正体质的数值在哪里都一样的刷。

山本武没有接话了。

坂本出月抬头看了一眼,少年的脸上带着点说错话了的尴尬和自责。

她收回视线,并不打算解释。

她也没有说谎,不管是游戏层面还是游戏设定层面。

乐得清净。

“reborn!”

——什么声音?

“抱着必死的决心和笹川京子表白!”

还没等坂本出月分辨出这道熟悉的声音来源,身边就传来破风的声音。

那个一边裸奔一边大叫表白宣言的热血少年,好像是……阿纲?

坂本出月停下脚步,她看向裸奔少年消失的方向,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难道当初她真的逼太紧了,没有注意到阿纲的心理状态……吗?

这一次,坂本出月真心地在怀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