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与学生(1 / 1)

阿纲还喜欢过笹川吗?

坂本出月陷入回忆。

笹川京子是个很好的女孩,她知道,可是这样纯真善良的女孩怎么会和处于黑暗中的她产生过多的交集呢。

为数不多的几次里,有一次就是她的婚礼。

那时候,她穿着一袭白色婚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被她的哥哥、彭格列的晴守大人挽着手,走向属于她的幸福——

当然,她的幸福不是沢田纲吉。

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男性,但是很爱她。

而那时候的沢田纲吉,从容微笑地看着台上的新人,末了,还转过头来看向自家秘书,也就是坂本出月。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的首领大人,棕色的眸子暖暖的,倒映着女人的脸,像是全世界只有眼中的人一般。他微笑着问她:

“出月,你觉得今天的婚礼怎么样呢?”

她道:“很美好,很喜欢。”

他笑了。

不是作为黑手党教父那种平常带着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不受控制的。

只是坂本出月总觉得,他的笑容中带着点苦涩,像是她最讨厌的黑咖啡,苦涩中偏偏带点甘。

现在想来,一切好像都有了解释。

那果然是败者mvp结算画面吧!眼睁睁看着年少女神成为别人的妻子,笑容中不带点苦涩果然不行吧!她那时候没有感觉错!

见坂本出月停了下来,山本武也站住了。

然后,他们看着自己眼前,一个蓝色内裤的热血少年跑了过去,然后又因为跑过了又绕了回来,中间因为跑太快而撞车,有通过惊人的弹跳力跳到天上,再重重砸下来,正正好在笹川京子面前。

坂本出月:……

山本武:“咦?阿纲?”

而热血少年没有理会外界的喧嚣,他头顶一团火,眼神坚定:

“笹川京子,请和我交往吧!”

而笹川京子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她大声尖叫,捂着眼睛跑远了。

沢田纲吉的初次告白,大失败。

而之后迎接他的,不但是丧失择偶权的社会性死亡,还有因为被撞倒在旁边而觉得被下了面子的愤怒的持田学长的剑道挑战。

“呜——怎么会这样啊——”沢田纲吉理智回归,凉风吹过,他打了个冷颤,“一定会被当成变态的吧?一定会的吧!”

“会的喔。”

一件外套落在沢田纲吉的头上,遮住了他的整张脸。他赶忙把衣服往下拉,抬头看过去——

迎接他的是坂本出月奇怪的眼神。

“出月,你回来……等等,这是什么眼神啊!”

“阿纲觉得呢?”坂本出月用难以言喻的眼神上下扫视眼前的好友,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有时候真的觉得阿纲很大胆呢,还是说为了爱一切都是值得的?以前不知道阿纲还有这样的人设呢,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呀!阿纲这次也爆衣了呢,竟然是为了爱吗?”山本武凑上来,笑得很天然,“超帅的喔!”

“呜……你们别说啦。”沢田纲吉捂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了,那个小婴儿!”

说曹操曹操到,坂本出月若有所觉地抬头,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小婴儿?正在飞?!!

坂本出月:瞳孔地震。

在她愣神的时间里,小婴儿已经飘了下来,稳稳地落在她的怀里。

“是因为死气弹喔。”小婴儿开口。

“ciao,美丽的女士,我是reborn。”

明明是很稚嫩的声音,话语却像是一位年长的绅士。

“很高兴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