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与学生(1 / 2)

“死气弹?”坂本出月有些诧异,这是彭格列家族的一种特殊子弹。

原来这时候的阿纲已经和彭格列搭上线了啊。

那这么说,这个小婴儿……

真是reborn?未来十代目的老师?!!

也不怪坂本出月不知道,只是那时候她进入彭格列后一心刷数据,一路往上爬到了首领秘书的职位,而那时候沢田纲吉的老师、彭格列的门外顾问先生已经因病殉职了。

她甚至没见到过reborn的立绘(悲)

她不是没有听说过首领以及同事们提起过自己的老师,而在他们或怀念或伤感的回忆中,她总是听到“reborn总是小孩子的样子呢”之类的感叹。

现在一看,果然就是小孩子吧!!

她还一直以为是用了什么修辞手法,比如“reborn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任性”之类的夸张,结果竟然都是写实吗!

这一刻,她对自己英明神武、绅士优雅的首领大人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果然,十年前的沢田纲吉总是会给她很大的震撼呢。

这时,一阵破风的声音传来。

手上的力道一松,坂本出月下意识往后躲,小孩腿扫过而带起的风把她的头发吹起。

不难想象,如果刚才坂本出月慢了一秒的话,这强劲有力的一踢会给她的脸上造成多大的伤害。

“喂——!!”

沢田纲吉率先慌忙出声。

“阿纲,这是你家的亲戚吗?”山本武嘴角的弧度降了下来。

“不、不是……”

“我是蠢纲的家庭教师,请多多关照。”

reborn眨了眨眼,声音很稚嫩。

这道声音也把愣神的坂本出月拉回现实,她眨了眨眼,道:

“你好,reborn先生。”

刚刚的一踢可不简单。

虽说坂本出月平时有点以貌取人吧,但是她像“这个人不简单”这样浅显的地方还是看得出来的。

尊敬点总是没有错的,况且,他还是沢田纲吉的老师。

“山本同学,你刚训练完,还有东西需要收拾的吧?”坂本出月没有转头,背对着山本武说道。

“啊,对。”山本武一经提醒,马上反应过来,“那,我先走了。你们也注意时间喔?”

见周围的人散了,坂本出月又把视线转回到面前的reborn身上。

这位意大利的绅士总是非常优雅,连说话都是逻辑清晰且有条不紊的模样。

“所以,这次阿纲爆衣是因为……死气弹的原因?”坂本出月诧异,“能够让人抱着必死的决心做临死前最想要做的事情——”

“——这是什么奇怪的热血漫画设定啊。”坂本出月犀利吐槽。

“而且这种从心的事情竟然还能够借助外力的吗。”坂本出月摸摸下巴,一脸凝重,“我还以为都是因为爱……之类的。”

“喂!这个理由才更离谱好吧!哪里会有人因为了爱裸奔告白啊!”沢田纲吉吐槽。

“那被子弹击中要害然后复活回来裸奔告白就很合理吗?”

“也是……不对!不管哪个理由都不对吧?!”

吵闹间,耳边传来危险的钢琴bgm,坂本出月背后一凉。

“已经到上课时间了喔?”

危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对不起!”身体先脑子一步地飞速滑跪。

这一刻,坂本出月和沢田纲吉这对难兄难友瞬间统一,身体先脑子一步地飞速滑跪。

——生怕这位风纪委员长给自己来一拐子。

“是你啊,草食动物。”

“违反风纪,咬杀喔?”云雀恭弥跃跃欲试。

坂本出月:……

她这个时候宁愿云雀先生别想起她来。

“我们马上就走。”沢田纲吉手忙脚乱地收拢手上的东西,起身拉起好友的手就跑。

云雀恭弥淡淡撇了一眼,似乎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样子。

眼看着眼前的闹剧结束了,reborn却没感到轻松,他从身后拿出一沓纸,若有所思。

坂本出月吗。

身份上没有任何问题,普通的日本家庭出生的孩子,往前十几年里面没有任何让人在意的特殊地方。

可是,那孩子对蠢纲的态度……

reborn压了压帽檐。

没有经历过系统性的训练,身上也没有肌肉的痕迹,却对于攻击异常敏感,甚至到了可怕的地步。

作业职业杀手,他看得很清楚,不管是坂本出月面对攻击的敏感程度、还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击反应,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学女孩该有的。

可偏偏她的体质又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