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章(1 / 2)

剑仙拈花 枫沐焰 1689 字 6个月前

三年后。

首次闭关的新弟子即将出关,若在过去,天道宫必然要举行隆重的迎接仪式,今年情况特殊,众多弟子都外派出去,不在宫中,年景不好,大家伙也都没有心情,迎接仪式免了,只得十几名弟子在师兄的带领下守候在灵山下。

新弟子们陆续出关,云雾缭绕、幽静深远、仙气飘飘的灵山热闹起来。重峦叠翠间飞出一道道纤尘不染的飘逸身影,个个红光满面、神采飞扬,落地后,喜笑颜开,与等候的师兄师姐们拱手作礼。

“进展如何?”有人喊。

“微末进展,不足为道。”有人笑答。口中不足为道,却是双眼成缝,笑意盈盈,大底进展不俗。有兴致高的当场与师兄们比划起来,几十招后,谦逊称谢。师兄则揽其肩头竖起大拇指:“师弟宏才,进展神速,仙师们后继有人。”

再一阵夸赞与谦逊的推辞声中,忽有人惊呼:“快看,那是什么?”万里晴空骤起风波,云浪四面八方聚涌而来,转眼灵山顶上彤云密布,翻滚如潮,仿佛下一瞬就有可怖怪物会从浓云中跑出来。山间狂风呼啸,白昼顿成黑夜,神鬼惊颤。

少顷,万丈高空,数道闪电劈下,尽数劈在半山腰,顿时树折花焚,山石横飞,鸟兽惊走。就在众人心惊胆战,以为是甚妖物来袭、如临大敌之际,忽来一道天光拨开浓厚的云层,落在半山腰,随后淡金色的光芒弥散开来,将半山腰那圈笼住。金光中五颜六色的山花相继绽放,好似给灵山现场织就一条缤纷鲜妍的锦绣腰封。

空中幽幽漂浮起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众人皆称奇,闭起眼睛贪婪呼吸。有人问:“什么味道?有几分熟悉。”

有见识颇广的叫出声,声音中满是喜悦:“仙芽的味道,我曾有幸见识过催芽丹,主料便是一味名唤仙芽的灵草,散发出来的便是这种味道。”

“催芽丹?不是采药期才需的灵丹?此处为何会有催芽丹香味?”便真是催芽丹的味道,得需多少催芽丹才能散发出如此馥郁的香味?恐怕将天道宫翻遍,一时也翻不出如此多催芽丹。

“难道,竟是有人进入大药期?”领头的师兄呢喃,“怎么可能!”此座灵山中闭关的都是新弟子,而且都是第一次闭关,仅仅三年就进入大药期?那得是怎样的天赋异禀?在场诸人都不过筑基期,连他这个师兄,经历过几次闭关,也不过筑基后期,才来的弟子直接大药期了?老天都不敢开这样的玩笑。

此一幕已叫他们惊异不已,哪知接下来的景象更令他们震惊得无以复加。

淡金色光芒倏然收敛于半山腰,紧接着万丈光芒迸射而出,穿云破雾,直向天际,将天空所有云絮一扫而空,万里苍穹再次碧蓝如洗、一尘不染。再观灵山,好似整个活了:青松修篁翠欲滴,红桃白李娇争艳,灵鹿黠兔傍山走,香烟瑞蔼仙人台。

更叫他们赞叹的是,耳畔仿若响起钟磬之声,在阵阵韵长声远的仙乐中,群鸟飞出山林,白鹤、青燕、黄鹂、蓝鹊,成群结队,绕山而飞,仿佛朝拜着什么,而后浩浩荡荡,向天际而去。

如此奇景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将留在宫内的仙师们惊动,纷纷驾云赶来。

仙师落地,弟子们赶忙围上去,七嘴八舌。

“发生何事?”

“是妖物来袭吗?但此情此景如何看也不像是妖物。”

“我们猜测有人进入了大药期。”

“香味比方才更浓郁了。”

……

仙师捋捋胡须,眉眼凝结,既赞叹又不可置信:“以此盛景来看,当是……”他顿住,因为实在匪夷所思,说不出口。

“当是什么?仙师请快说。”

“真是急死人了。”

在众弟子急不可耐的催促下,仙师吐出:“结丹!”

简单两字,如平地炸雷,人群烧开了锅般沸腾起来:

“竟然不是大药,是结丹吗?”

“怎么可能?”

“可仙师岂会断错?”

“三年,顶多四年,四年结丹?天下没有的事!”

无怪他们言之凿凿,纵观道史,便是天纵英才,也需个七八年才能窥得结丹之门,那已是凤毛麟角,一只手数得过来!更多的是人到中年,还在筑基期挣扎,头发花白才碰到结丹之门。近百年来,修仙进程越来越慢,都说是灵气愈发稀薄的原因,就连修仙界四门掌门也不过结丹十数年,天道宫众仙师才大药中后期,如此相较,可见此人三四年结丹,是何等令人无法想象之事。

新弟子们依旧陆续出山,山下场景已从先前你夸我谦变成了连声问询。

“是你吗?”

“还是你?”

守在山下的师兄师姐们抓人如抓鱼,逮着一个上下左右、横看竖看,恨不得将人看透看穿,用眼神找出其人体内的玄丹。他们个个神情狂热,如疯似魔,吓得落地的弟子们噤若寒蝉、任人摆布。

随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