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1 / 3)

公主为大 拂上 1642 字 9个月前

西院里气氛僵硬,众人的眼神有意无意瞟着谢鸳,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

大公主谢玥琅主动缓和气氛,走到谢鸳身边,柔声道:“九妹妹这一趟很辛苦吧。”

谢鸳摇摇头,道:“多谢大皇姐关心。”

有了谢玥琅起头,众人很快又窃窃私语起来。

五公主谢竹紧跟在谢玥琅身后,也弱弱地抬起头,极轻地说了声。

“九妹妹辛苦了,本宫府上还有些人参,回头让人送你送去。”

谢鸳冲她微微一笑,“多谢五皇姐。”

话音刚落,谢明景走上前来,皮笑肉不笑道:“先在此恭贺九妹赈灾有功,九妹还真是深藏不漏,在合阳既要忙着赈灾还能暗中查清贪赃纳贿的官员,实在是令四哥佩服。”

谢鸳笑眯眯地盯着他,“那还要多谢四哥帮忙,既把机会让给本宫,还深明大义地为合阳捐财,否则本宫哪能如此容易筹到粮食。”

谢明景脸色骤然一变。

当初他假病逃过赈灾,反不料被谢鸳敲上一笔,最后还被她摆上一道,借他的手将世族耍得团团转。

如今这话从谢鸳嘴里说出来,他气得简直吐血。

谢明景破口便想骂她不要脸,可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忍了回去,紧绷着脸,憋屈地拂袖离去。

他一走,谢裴知几人也借机告辞,一些胆子小的客人也陆续请辞。

好好的一个茶宴,便被谢鸳搅和的一塌糊涂。

谢明珠一张俏丽的脸黑沉下来,

侍女见她东张西望,赶忙低头,不敢触了霉头。

谁知就是这随意地抬眼,谢明珠心里便升起一个念头,她唇角弯了弯。

既然谢鸳不让她好过,她也要让谢鸳尝尝憋屈的滋味。

谢明珠欢欢喜喜地走到谢鸳身边,幸灾乐祸道:“九妹离京多日,怕是不知道沈公子已经投靠到太子哥哥门下,如今沈公子可是太子哥哥身边的红人。”

谢鸳托着茶托的手一顿,忽然抬起眼,看向谢明珠。

谢明珠假假地朝她笑,“竟忘了九妹原先与沈公子交好,但如今沈公子已经另投明主,九妹盯他盯的如此紧,不如姐姐替你引荐一下。”

谢鸳面不改色,忽然说:“聒噪。”

谢明珠当即愣住,似乎是不敢相信谢鸳骂她,提高了声音。

“你说本宫聒噪?”

谢鸳道:“本宫是说畜牲吵。”

“你竟敢说本宫是......”谢明珠气炸了,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便想揍她。

谢鸳却漫不经心地指了指鸟笼子的绿头鹦鹉。

“本宫是说它,聒噪的很。”

谢明珠转头,那绿头鹦鹉望见她,欢快地叫出声,“殿下,殿下。”

谢明珠看着鹦鹉头上那搓绿毛,脸都黑了,今早她特意戴了只绿簪子,谢鸳这不就是指桑骂槐吗。

她恶狠狠地瞪谢鸳一眼,又转头吩咐侍女。

“你去把这破鹦鹉杀了,吵死本宫了。”

那绿鹦鹉不知命在旦夕,扑棱着翅膀飞到离谢明珠更近的横杆上。

“殿下,殿下......”

它还在叫,谢明珠忽然于心不忍了,改口道:“算了,别杀它,把它放了吧。”

谢鸳插嘴道:\"这鹦鹉从小养在笼子里,你放它自由,和杀它无异。\"

谢明珠一双眼凶狠极了,冷道:“关你何事。”

见谢鸳盯着她看,谢明珠没好气地瞪了回去。

“还看着本宫干嘛,再看本宫,改明儿让鸟儿把你眼珠子啄去。”

这回谢鸳却没同她呛声,将茶往路过婢女的茶盘上一丢,含笑道:“姐姐不是说要替本宫引荐沈公子吗,本宫在等你。”

谢明珠目光一闪,窃喜道:“那妹妹同本宫来。”

走出一步,她方察觉出有点不对劲,她在前面给谢鸳带路,岂不是成了她的侍女。

于是谢明珠顿住,转头同谢鸳说:“你走本宫旁边来。”

谢鸳不甚在意,道:“好。”

两人并肩而行,谢明珠偷偷打量谢鸳,见她目视前方,这才压低了声音悄悄同婢女说:“算了吧,鹦鹉养着吧。”

但她又不想被谢鸳牵着鼻子走,又添了句。

“养到本宫看不到的地方去。”

太子身边的人见到两尊煞神走来,立刻作鸟兽散。

谢明珠的长相也随了贵妃,眉眼浓艳,一身石榴色长裙,十分明媚张扬。

她亲昵地挽住谢润嘉的手臂,道:“太子哥哥,父皇昨日给了本宫两罐新茶,本宫差人放了一罐在你马车上,回去记得尝尝。”

说着,她假惺惺地笑了下,“哎呀,都差点忘了,太子哥哥,本宫是来带九妹见沈公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