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心碎了(1 / 3)

春尽时 笔砚苍生 1729 字 9个月前

01

巧儿三两步跟上前:“我答应和圆圆一起去。”

圆圆朝她伸出手:“太好了,快走吧,我们还不一定选得上咧!”

牛车上已坐满人。

有张家的吉祥,柳家的巧儿,陈家的圆圆,赵家的盼盼,宋家的心儿,许家的可儿。

她们今日描眉,抹胭脂,点唇脂,穿着最干净,最得体的衣裙,眉目间顾盼神飞,比即将出嫁的新娘子还神气。

其中有一个麻衣少年。

一个俊俏少年挤在少女堆中,就像一个美貌少女挤在少年堆中,自然很受欢迎。

几名少女叽叽喳喳,说说笑笑,时不时抬眉偷看他一眼。

陈圆圆从荷包中摸出山楂片,一人给了一片,漂亮少年接过,微微一笑:“多谢圆圆。”

山楂片酸甜可口。

赵盼盼也爱吃,却没有圆圆那么圆。

她也从荷包中摸出小鱼干,一人给了一条,漂亮少年微微一笑:“多谢盼盼。”

其余少女也各自从包袱中拿出爹娘准备的鸡蛋饼、葱油饼、馍馍、煮玉米,互相分着尝味道。

这是她们最高兴的一日,若是被选中,以后过得就是好日子,若是没选中,也当来城里玩一趟,没有丝毫损失。

日头高照,暖熏熏的风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味,一名扎着辫子的放牛娃正躺在河边的柳树下睡午觉。

这世界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世界,但日子永远有美好瞬间,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忙里偷闲,苦中作乐,痛中寻欢。

没有爹娘在身旁,少女们似乎都更活泼,更大胆了些,她们争着和漂亮少年聊天,问他今年多大了,家乡在哪里,来尧州做什么……

巧儿已被挤到车缘边上。

忽然,她从车板上跳下,闷着头往前走。

漂亮少年和圆圆一齐道:“巧儿,你做什么?”

巧儿不说话,只顾自己往前走。

牛车虽走得不快,却也不慢,跳下来时踩着个小石子,崴了脚,一跛一跛往前走。

漂亮少年也跟着跳下车,上前握住她的手臂,关心地道:“你怎么跳下来了,这样子很危险。”

天气炎热,隔着薄薄的衣物,巧儿也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热。

她红了脸,却又莫名有些气闷。

也不知为何,她一听到裴大哥叫别的女孩儿名字,她就会有些生气。

她越走越快,却没有甩开她的手。

她说:“我没事。”

漂亮少年道:“那么就上车去吧。”

她说:“车上太挤,我想走路。”

漂亮少年走到她身前,弯下腰:“你的脚不能走路,不如我背你吧。”

巧儿忽觉耳尖被太阳晒得发烫,她本来想说“男女授受不亲”,一时又忘了这句话怎么说,便道:“男女不能相亲,谁要你背!”

说完,转身上了牛车。

巧儿这么一闹,诸位少女已瞧出两人之间的端倪,有的心里暗自偷笑,有的在心里暗自叹气,却不再挤上来和漂亮少年说话。

02

巷子里已挤满了人。

与其说是巷子,不如说是一条小街。

街道两侧种了一排柳树,柳枝冉冉垂下,在风中摇晃,宛似一层层绿色幕帘。

街上的落叶已被人扫到树下,没有浓痰、没有狗屎,没有小孩儿撒尿,十分干净。

光是走在这样一条干净得路上,就足以让人心情愉悦了。

这条小街上只有一户人家——楚家。

因着路上过于拥堵,牛车到了城口便将她们放下,到这时,漂亮少年才感到尴尬——乘牛车也是要钱的,到点收,两文钱一个人。

漂亮少年身上的钱已经作为住宿费为给柳家夫妻了。

一个铜钱都没有的了。

下车时,众少女付了钱,挽着手进城去,漂亮少年站在原地,被赶车的老马盯着,一时有些窘迫。

没有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

圆圆兴奋地望着城里,招手道:“快走啊,一会来不及了!”

巧儿,巧儿。

不仅手巧,心也很巧,她瞧出裴大哥的窘迫,从荷包里摸出四个铜板递给老牛,乖巧地道:“辛苦牛叔了。”

老牛笑了笑,把铜板放进兜里,又意味深长看了漂亮少年一眼——原来男人生得好也有这种用处。

老牛调转车头,准备找个小茶棚喝口茶,歇口气,等着傍晚时将姑娘们载回去。

漂亮少年露出感动的表情,盯着巧儿,认真地道:“谢谢你,巧儿,这个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巧儿瞪他一眼:“谁要你还!”

说着,同圆圆挽着手去了。

街上怕不有上千人,柳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