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 / 2)

“千真万确,爹,你别问了,我们只是假成亲,能躲过徭役就行。”

宁猎户有点失望,他还是希望自己女儿能找到真正对她好的夫婿,但女儿已经下定决心,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宁家丫头找到上门夫婿的事情已经传遍了赵家村,下午众妇人和姑娘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七嘴八舌的谈论起了宁烟的夫婿。

赵婶是个八卦的,她促狭的和身旁的人说起了萧似槿:“听说是宁丫头在河边捡回来的,还没人见过长什么样,从来没出过门呢。”

有家里儿子之前被宁烟拒绝的妇人没捞着好处,阴阳怪气的说:“八成是个丑八怪,现在谁还敢娶她啊,一副悍妇样,别说是入赘了。”

赵婶也嘲笑跟呛:“就是,咱们呐就等着瞧好吧,是骡子是马,成亲那天总是要拉出来溜溜的。”

很快到了宁烟成亲那天,宁猎户早几天就挨家挨户的去通知了,虽然他家是在他父亲那代迁移到赵家村的,但毕竟生活在赵家村,还是要和村里人处好关系。

但是他二弟家没有去请,现在两家已经闹翻了,看着互相讨嫌,而且他二弟早就搬到镇上生活了,怕是压根不知道他闺女成亲的事。

宁猎户在村里请了好几家人帮忙,和村里人借了桌凳,摆在院子里。院子和屋门上贴了喜字,家家户户都带了自家的土产,有的是一篮子鸡蛋,有的是一块猪肉。不管背地里说了什么闲话,面上都是喜气洋洋的和宁猎户道喜。

宁烟今日穿了一身红嫁衣,头上还点缀了红色珠花,抹了腮红和口脂,整个人看着比平日明艳许多。

而当宁烟看到萧似槿换了一身红衣时,整个人都被惊艳了,平日冷冷淡淡的酷哥突然穿上一身红衣,真是不一样的风姿,更吸引人了,她只觉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萧似槿见宁烟一脸痴相地看着他,颇为不自在,宁烟平日大大咧咧的,容易被人忽视她的容貌,今日妆点过后,让人发现她也长得娇俏可人明艳非常。

他微微转头,示意宁烟不要继续盯着他看了,宁烟回过神来,咳嗽两声:“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了,谁叫你今天这么好看的。”

萧似槿有点脸红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宁烟这种性格的女子,非常不适应。

宁猎户走进房间,提醒他们吉时到了,宁烟盖着盖头握着着红绸带,萧似槿牵着另一头,两人缓缓走进堂屋。

村里人这才看到宁烟传说中的丑夫婿,皆是倒吸一口气,他们日日都在村子里,还从来没见过长的像萧似槿这模样的俊美男子,纷纷看呆了。

村里未出嫁的姑娘都一脸欣羡地看着宁烟,她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在河边随便一捡,都能捡到一个俊美非凡的男子,并且愿意入赘。

高堂只有宁猎户一个人,他一脸欣慰地看着这对新人拜堂,虽然是假的,但他仍然很高兴。

两人拜完堂就回屋了,宁猎户一人在外面应酬招待宾客,若让萧似槿去,怕是为难这个偶像包袱八斤重的人。

宁烟一把将头上的盖头揭了下来,大口呼气,突然就在这个时代结婚了,她仍然没有什么真实感。

两人待在房里面面相觑,都有些不自在。为了打破眼下的尴尬境地,宁烟主动开口:“哎,萧公子,你后面可有什么计划?”

萧似槿没反应过来:“什么计划?”

“就是你成完亲之后打算去哪里,做什么。”

萧似槿听明白了:“我没有什么计划,而且现在我们刚成亲,我马上就离开怕是会引起村里怀疑。我暂时不走了。”

宁烟点了点头,能在她家待一段时间是最好,后面再扯个理由说萧似槿出去做买卖了,村里人应该不会再怀疑什么。

晚上,客人都走了,萧似槿又睡回堂屋,他躺在木板床上,想起今日的事情,宁烟真的和他遇到过的女子不一样,并不像是村里长大的姑娘。

但是看村子人的态度,又分明对她很熟悉,对她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这让他非常疑惑。

第二日清早,宁烟照常起床了,她弄好早饭,喂好鸡鸭,家里两个男人起床了。

看着桌上的早饭,萧似槿又脸红了,他好像在人家家里什么力都不出,等着宁烟做好饭。这让他很不适应,他从前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从不曾有这种有人为他做饭的体验。

吃完饭,宁猎户将村民送的新鲜猪肉留了一部分吃,其余的都抹上盐放灶里烘制成腊肉,现在正直夏日,猪肉不处理容易变质。

宁烟也上前帮忙,而萧似槿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都有事情做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

宁烟看着他站在一旁拘谨的样子,大发慈悲的开口:“你去厨房把刚刚的碗洗了吧”

萧似槿如临大赦,连忙厨房将早上的碗洗干净,虽然他不擅长做这些事情,但好歹也没出什么差错。

宁猎户将两人喊出来,交代他要上山去打猎了,这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