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与学生(2 / 2)

,有意思。

他嘴角勾了勾。

虽说这个女孩疑点重重,但是就她目前的所作所为来看,似乎一切都是为了蠢纲好。

不说对方的做法是否正确,不可否认的,蠢纲确实有所成长,甚至在没有死气弹的情况下进入决命状态。

暂时可以判定为无害。

放在眼前观察,总是能查出来的。

……

出于照顾好友的心情,坂本出月和沢田纲吉早早地就分开了。

长时间的请假后,想要回来的手续总是复杂一点,等到她到教室,沢田纲吉已经在班级门口了。

“还不进去吗,阿纲?”

“啊……啊!”他被吓了一跳,“是出月啊……哈哈”

“你在害怕吗?”坂本出月看着眼前的脸红成番茄的少年,忍不住上手戳了戳。

“没有啦……”

看着眼前的好友,沢田纲吉像是焉了的气球一般,怏怏道:“好吧,是有一点害怕啦。”

一想到那时候安静的教室、那双得意的眼睛、没有得到的回复、以及……同学们低垂的头,哪怕是他不怪他们,但是那时候的场景依旧是他现在也逃之不去的噩梦。

他不得不承认,他怕了,他不敢面对。

就在他扭扭捏捏的时候,坂本出月率先上前一步——

“唰——”

门被突然拉开的声音,门前的少年猝不及防地被暴露在众人面前。

“是沢田!”

“阿纲来了?!!在哪在哪!”

声音无比响亮,把背对着教室试图当鸵鸟的沢田纲吉吓得一哆嗦。

“哈哈……大家早上hao——”

——“可恶啊,我又错过了阿纲抱着必死的决心爆衣呢……”

“我看到了喔,青春真好啊——”

“真厉害啊,吓了我一大跳呢。”

“没错,阿纲超级厉害喔!”山本武已经在教室等了很久,他看着沢田纲吉,笑道,“抱着必死的决心呢!”

“太酷了吧沢田”

“真不愧是你啊——”

“好厉害——”

——“不是这样的……欸?”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嘲笑的沢田纲吉愣住了。

他猛地抬起头,眼前是班里同学们不带任何恶意的注视。

——他终于敢直视同学们了。

不是嘲笑的脸,不是低头的冷漠,是崇拜、是发自真心的赞美、是刻意移开重点的贴心。

不一样了啊。

那双恶意的眼睛在他的记忆中慢慢淡了,像是落在水中的画纸一般。

他所恐惧的冷漠被代替了,恶意逐渐被取缔,眼前的画面慢慢清晰了起来。

一行清泪慢慢划过脸颊,他却毫无所觉。

确实不一样了啊。